1. 主页 > 黄金外汇 >

中国人保股票机构逃离中国人保,新董事长接班难局待解

机构逃离中国人保,新董事长接班难局待解

撰文|韩蕾 编辑|LEE

机构逃离中国人保,新董事长接班难局待解

2月1日晚间,中国人保(601319.SH)发布公告称,截至2021年1月30日,社保基金减持期间结束,减持股份达到计划的54.02%,占公司当前已发行总股本的1.0804%。

机构逃离中国人保,新董事长接班难局待解

除社保基金外,从最近各大基金发布的定期报告来看,持仓中国人保A股基金数量相比2020年中报时期有着大幅下降,截至2020年第4季度末,仅有2家基金持有中国人保A股股票,持股数量尚不足公司流通股的0.1%。

机构逃离中国人保,新董事长接班难局待解

尽管社保基金减持可能是机构集体“出逃”的重要原因,但《蓝筹企业评论》在研究了中国人保近年来的业务和管理情况后认为,公司短期内仍存有隐患,减持完成难以成为公司股价下跌 “暂停键”。

社保减持,机构“清仓式”出逃

中国人保公告显示,本次社保基金减持价格区间为6.62元/股至7.41元/股,减持总金额超过32亿元。人保方面称,本次减持计划是社保基金常规性投资业务安排,对该公司无重大影响。

不过,自2020年7月9日社保基金宣布减持公司股份以来,中国人保A股机构持仓明显大幅减少,股价也一路走低,区间跌幅高达26.55%。

据东财Choice数据显示,2020年第四季度末,仅有方正富邦中证保险主题指数型证券投资基金(LOF)和金元顺安桉盛债券型证券投资基金持有中国人保合计502.93万股股份。若按2020年2月2日收盘价6元/股计算,总金额仅为3000余万元,和近期频频过百亿的基金发行形成了鲜明对比。

据2020年中报显示,中国人保A股的机构股东数量曾高达244家。

在人保机构股东“清仓式”出逃期间,保险行业龙头中国平安的机构股东数量没有明显变化,而市值相近的中国太保的机构股东则在2020年第三季度回落后,在四季度明显上浮合计达288家。

与此同时,人保H股方面也遭遇了机构股东减持。

2021年1月27日,BlackRock Inc.宣布减持中国人保(1339.HK)股份约1604.13万股。减持后,BlackRock Inc.持有中国人保H股股份占比从5.15%减少为4.96%。

更早的1月18日,中国人保H股还被美国资本集团减持1000万股。

营收主力遇挑战,寿险出现负增长

目前,中国人保尚未披露2020年业绩预告,不过从2020年三季报财务数据来看,公司营收规模有所增长,但盈利水平相对一般,甚至露出了“增收不增利”的迹象。

数据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中国人保实现营业收入4530.65亿元,同比增长6.9%;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87.36亿元,同比下滑12.3%;每股收益为0.42元,同比下降12.3%。

1月14日,中国人保披露了2020年全年保费收入,总规模超过5600亿元,同比增长1.5%。

具体来看,人保集团旗下财险、寿险和健康险,所获得的原保险保费收入分别为人民币4320.19亿元、961.84亿元及322.57亿元,分别同比增长0.1%、-2%和43.9%。

可见,财险仍然是人保集团的第一营收来源,其次为寿险,这两项业务占了总营收的95%左右。

《蓝筹企业评论》研究后认为,目前来看,这两项营收主力都面临一定程度的挑战。

2020年9月,以“降价增保提质”为目标的车险综改正式落地,行业车均保费增速出现一定程度下降。

从已披露的数据来看,作为人保财险的主力险种,公司2020年全年车险保费同比增长约为1%左右,但第4季度保费降幅约在10%以上,影响可谓立竿见影。

对此,国盛证券曾预测,在车险综改影响下,2021年财险行业保费及综合成本率均面临较为明显的压力。

此外,在信用保证保险方面,中国人保不幸“踩雷”玖富和“武汉300亿假黄金案”,不得不主动压降规模。数据显示,2020年人保财险的信用保证险同比下降76.8%。目前,主要合作平台玖富、人人贷、宜人贷等停新或清退,公司四季度信用保证险业务已几乎停摆。

寿险方面,行业内开始出现分化,中国人保并没有跟上变化的脚步。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人寿、新华保险保费增速较高,其中,中国人寿年度保费首次突破6000亿元,人保寿险保费则出现负增长,同比降幅2.0%。

不难发现,尽管健康险业务增长较快,但作为营收支柱的财险、寿险面临的挑战不小,特别是后者,业务下滑已是不争的事实。

多种因素冲击下,1月26日,Brand Finance“2021年全球品牌价值500强”排行榜公布,中国有14家银行和8家保险机构上榜,其中中国人保下降35位,排名第202。

就在这个榜单发布前不久,2020年12月30日,中国人保的法人更换为新任董事长罗熹。面对并不理想的经营状况,中国人保正在寻求改变。

但是,此前埋下的“两颗雷”仍是中国人保不得不面对的隐患。

涉及200多亿,“假黄金案”或成隐患

这“两颗雷”均涉及中国人保的信用保证保险业务,金额巨大,首当其中的就是“武汉金凰假黄金案”。

武汉金凰作为全国最大的珠宝公司之一,自2015 年开始,分别向四川信托、长安信托、民生信托等16家金融机构累计借款超过300 亿元,担保物为83吨黄金,中国人保出具保单增信。

从表面上来看,这是一单无懈可击的好生意。但是,这个“好生意”的幻象在2020年6月彻底破碎。当武汉金凰因资金链断裂,导致无法偿债时,众机构才发现,所谓83吨黄金,其实全是黄铜。

一字之差,天壤之别,“武汉金凰假黄金案”随即震动整个金融圈。截至2020年6月案发时,武汉金凰尚未到期的债务达160亿元,加上已逾期的部分,累计有近200亿的融资没有归还。

在这起惊天大案中,负责对83吨黄金出具保单的人保财险,立刻就成为众矢之的。武汉金凰实控人贾志宏也指责人保称,“管了好几年,为啥不认真去检测?为什么人保武汉分公司老总刘方明被免职?你要查查这两方到底有多大收益。”按他的说法,在金凰缴纳的数亿保费中,有35%的佣金被内部人瓜分。

对此,2020年8月,人保财险总裁谢一群在中期业绩发布会上对外表示称:武汉金凰涉嫌保险诈骗,保单合同无效。

但是,砸出真金白银的众多金融机构并不这么认为,随后将人保财险起诉到了法院。2020年10月10日,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布的民事裁定书显示,人保武汉分公司、人保需共同赔偿长安信托8.21亿元。

除了“假黄金案”之外,人保财险与玖富之间涉及23亿元的技术服务费纠纷,同样引人注目。

2020年6月,曾从事P2P业务的玖富发布公告称,因人保财险未按约支付全部服务费,其子公司正起诉人保财险,要求其支付23亿元服务费及逾期费。此后,双方开始上演互诉公堂的戏码。

据《蓝筹商业评论》了解,双方合作的类型主要为网贷业务的信用保证保险。而由于投保带有明显的强制属性,许多平台曾因此遭到借款人投诉。

目前,双方的官司二审已经裁定,但出于“人民法院认为不宜在互联网公布的其他情形”的理由,结果并未公布。

《蓝筹企业评论》认为,无论这两场官司的结果到底是什么,人保财险的损失都显而易见。而“假黄金案”高达200多亿的涉案金额,以及和数十家金融机构旷日持久的官司也成为悬在公司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要知道,2020年公司前三季度的净利润也才187.36亿元。

睿蓝财讯出品

文章仅供参考 市场有风险 投资需谨慎

来源:蓝筹企业评论(ID:bluechip808)

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地址: http://www.juhuixingcn.com/hjwh/223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