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 黄金外汇 >

江西财经网江西省金达莱冲击科创板,研发不足或成“拦路虎”(金达莱科创板结果)

随着科创板准备工作马不停蹄地展开,各地区为争取首批科创板名额,也在如火如荼地行动中。

江西省金达莱冲击科创板,研发不足或成“拦路虎”(金达莱科创板结果)

据报道,2月19日,在江西省召开的企业上市“映山红行动”推进会上,江西省将确保南昌金达莱成为首批科创板上市企业。据悉,金达莱于2014年挂牌新三板,目前正接受上市辅导,股东户数408户,拥有11家做市商。

江西省金达莱冲击科创板,研发不足或成“拦路虎”(金达莱科创板结果)

尚未登上A股大舞台,金达莱就转而向科创板投怀送抱。然而,打铁还需自身硬,金达莱是否具备科创板上市企业资质呢?

江西省金达莱冲击科创板,研发不足或成“拦路虎”(金达莱科创板结果)

研发投入不足成隐忧

江西省金达莱冲击科创板,研发不足或成“拦路虎”(金达莱科创板结果)

与A股IPO对公司要求不同的是,拟科创板上市企业需具备“服务于符合国家战略、突破关键核心技术、市场认可度高的科技创新企业”的头衔。那么,金达莱敲门砖是什么呢?

江西省金达莱冲击科创板,研发不足或成“拦路虎”(金达莱科创板结果)

江西省金达莱冲击科创板,研发不足或成“拦路虎”(金达莱科创板结果)

江西省金达莱冲击科创板,研发不足或成“拦路虎”(金达莱科创板结果)

来源:公司年报

公开资料显示,金达莱主营业务为水污染治理装备、整体解决方案等。其中,水污染治理装备是公司主要产品,2018年贡献营收占比77.66%。

技术方面,公司主要依托FMBR 和 JDL两大核心专利技术,为政府、企事业单位等客户提供污水处理成套设备及定制化的整体解决方案。2018年11月,公司FMBR技术曾获得全球“R&D100”特殊贡献奖。

客户方面,2018年4月,金达莱总经理助理刘安安在接受中国日报网采访时称,“公司在长江经济带,包括赣江、鄱阳湖等江西全流域的南昌市、九江市、赣州市和上饶市,乃至全国其他省市,甚至在国际维和部队,都有自己生产和提供和维护的污水处理项目”。

不过,从公司披露的销售情况来看,公司客户还是相对比较集中。2016-2018年,金达莱前五名客户销售占比分别为41.59%、32.02%、19.66%。此外,从2016年披露的客户名单来看,公司客户主要集中在县区政府,市场覆盖范围偏窄。

来源:公司年报

“软性指标”尚且不够格下,金达莱的“硬性指标”又能否过关呢?

根据科创板的相关规则征求意见稿中规定,发行人申请股票首次发行上市的,应当至少符合下列上市标准中的一项。五套科创板的上市标准都以市值为标准做分层处理,市值区间为10亿元-40亿元。

据了解,随着发行人预计市值的不断提高,科创板对企业的财务指标要求持续放宽。例如:当发行人预计市值不低于40亿元时,科创板放宽了企业相关财务指标的要求,仅对其技术优势提出要求。

来源:上交所官网

截至2019年2月25日,金达莱股价收盘为19.58元,总股本2.07亿股,公司总市值40.53亿元。这也就意味着,金达莱要想在科创板上市,还需具备明显的技术优势并满足相应条件。

而经财经网梳理发现,公司近三年研发投入占最近三年营业收入的比例偏低,很有可能成为其登陆科创板的绊脚石。

2016-2018年,公司研发费用分别为2404.02万元、3294.67万元、4204.91万元,三年累计投入0.99亿元,占三年营收总额13.98亿元的7.08%,这并不满足科创板中预计市值不低于15亿元、研发占比不低于15%的要求。

A股IPO审核中,“隐形红线”一直存在。金达莱虽然技术方面过硬,但是研发投入却不够,想从科创板首批候选名单中脱颖而出,难度颇大。

业绩波动幅度大,毛利率远高于同行

除了研发投入不足之外,财经网还发现,金达莱的毛利率要远高于同行上市公司,这在污水处理行业很难讲得通。

来源:公司财报

自2014年上市以来,虽然金达莱的销售毛利率在各个年份略有波动,但是一直居于高位,从未低于62%。即使是在营业收入同比下降60.73%的2016年,公司的销售毛利率也高达62.62%。

而同期来看,作为污水处理行业的佼佼者,碧水源相应年份的销售毛利率分别为39.15%、41.20%、31.39%、28.96%、32.86%,整体呈现逐年下降趋势。

对于与同行毛利率存在较大差异的原因,金达莱在回复2017年年报问询函时曾解释称,因碧水源开始涉足污水处理业务以外的其他业务和毛利率偏低的黑臭水处理项目,而公司一直专注污水处理业务,两者在业务模式上存在差异,故毛利率有所不同。

那么,考虑到自2016年开始碧水源承担较低毛利率的黑臭水处理项目,小编以其之前2014-2015年的毛利率作比较,碧水源污水处理项目的销售毛利率也是在40%左右,这比金达莱整体解决方案毛利率还低20%左右。

来源:公司年报回复函

此外,抛开其他业务来说,单单从整体解决方案业务上来说,2016-2018年,金达莱整体解决方案的毛利率为50.88%、58.96%、54.30%,同样高于同期碧水源47.57%、34.26%、34.38%的毛利率。

来源:公司年报回复函

与此同时,暴利并不好赚,金达莱毛利率高企的背后,是其近3年来应收账款总额高于同期营业收入总额。

2016-2018年,公司应收账款分别为4.29亿元、5.19亿元、6.16亿元,三年合计应收账款总额为15.64亿元。而同期的营业收入为2.0亿元、4.84亿元、7.14亿元,合计13.98亿元。

一般而言,毛利率较高表明公司产品利润空间大,议价能力较强,其应收账款应该偏低才是。金达莱在产品毛利率高企的情况下,却几乎没有话语权,这难免让人对其高毛利率产生怀疑。

对于上述疑问,财经网曾致函金达莱,不过截至发稿前,公司尚未回复。

年年分红成“传统”

春江水暖鸭先知,节前科创板细则的落地,为新三板市场上的科创公司股票注入“兴奋剂”。截至2月25日,创新成指报1000.85点,三板龙头报1021.69点,三板做市报737.33,较年初分别上涨0.78%、2.89%、2.56%。

1月10日晚间,金达莱公布业绩预告后,次日该股即大涨近20%。近日该股持续攀升,2月25日该股收报19.58元,创出近两年新高。

业绩、股价双喜下,在辞旧迎新的2019年2月19日,金达莱发布了2018年的权益分派方案。

2018年,公司计划以未分配利润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7元。截至2018年末,归属于母公司的未分配利润为4.79亿元,预计现金分红金额为1.45亿元。

财经网翻阅公告发现,年年分红似乎已成为公司“传统”。2014-2017年,金达莱已累计分红2.25亿元,占同期归母净利润总额的42.37%。

值得一提的是,即便是在业绩较差的2016年,金达莱也未放弃分红。而在2017年,公司分红金额创出新高,高达1亿元以上,占当期归母净利润的84.65%。若加上2018年拟分红的1.45亿元,金达莱上市以来分红将高达3.70亿元。

来源:公司历年公告

年报显示,金达莱董事长兼总经理为廖志民,是公司控股股东兼实控人。2014-2018年期间,廖志民持有公司股份63.31%、63.37%、63.37%、61.23%、61.23%。以持股60%的比例计算,截至2018年末,廖志民可分红2.22亿元。

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地址: http://www.juhuixingcn.com/hjwh/303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