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 黄金外汇 >

三维丝股票三维丝:内忧外患,投资者别想省心

乱,怎能用一个“乱”字形容现在的三维丝(股票简称:三维丝,股票代码:300056),公司自2010年上市以来,除了给市场留下一个“乱”以外,没什么了。

三维丝:内忧外患,投资者别想省心

资料显示,三维丝的主营业务包含袋式除尘器核心部件高性能高温滤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烟气脱硝核心部件业务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和环保行业烟气治理相关BOT、BT业务;清洁能源投资运营,以及散物料输储系统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三维丝:内忧外患,投资者别想省心

长、短把你套牢

三维丝:内忧外患,投资者别想省心

2019年1月30日,三维丝发布了《2018年度业绩预告》预计公司2018年1-12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4.25亿元-4.3亿元。

要说亏损4.3亿在A股市场确实不算多,但对于三维丝来说,就要命了。据小编在公开资料统计,三维丝自2010上市至2017年报告期末共计净利润为1.6亿元左右,而2018年一年就预计亏损了4亿多,相当于之前8年的净利润亏没了都不干,没法玩了,股民的价值投资就是笑话。

三维丝股票在2016年11月下旬的高点时,每股在21元左右,但截至今日收盘,每股价格只剩下了5.33元,跌幅在75%左右,持有三维丝股票的股民亏的恐怕只剩下了一块“遮羞布”。

综合来看,不管你是长期价值投资,还是短期投机炒股,不把你亏哭三维丝誓不罢休。

控制权之争都忙不获来,哪里还有心思经营

2014年6月17日三维丝召开董事会,审议收购厦门珀挺20%股权等议案,作为创始股东的丘国强投了反对票;同年8月8日董事会审议半年度报告,丘国强又投了反对票。到了2016年11月,丘国强直接提出免去当时任公司董事长的罗祥波董事职务,然而却获得了股东大会审议通过,随后厦门珀挺的老板廖政宗成功当选董事长。

点评:这个剧情是不是太狗血了。

被免去董事长一职的罗祥波一腔怒火,不仅向法院起诉申请撤销相关决议,同时拒绝各种交接。戏剧性的是,到了2017年7月18日的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作为第一大股东的罗祥波、罗红花夫妇提出免去公司第二大股东也就是刚被任命董事长的廖政宗,以及第三大股东、副董事长丘国强等在内的第三届董事会董事职务的议案,居然获得高票通过。

随后,三维丝便对外发布公告,廖政宗、王荣聪、丘国强、张煜不再担任公司董事职务;廖政宗、王荣聪、丘国强不再担任公司董事会专门委员会职务,周荣德不再担任公司监事职务。

点评:剧情大反转,沿用灰太狼的一句话,“我一定会回来的”

当时市场一度认为,罗祥波、罗红花夫妇以高票从新回到董事会,此次“争夺战”可以告一段落,但令人没想到的是,这只是“炮轰”董事会的前奏而已。

随后,离开董事会的丘国强先是对2017年8月17日临时股东会上投票的真实性提出质疑,还表示罗祥波在担任董事长及总经理期间,公司内控存在严重缺陷,其曾借用虚假收购人“叶媚”的名义,以虚假股权转让的方式,将属于三维丝公司财产的佰瑞福 5%股权私相授受,造成三维丝公司重大经济损失。

2017年9月5日,三维丝收到厦门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厦门监管局指出:

你司应自收到责令改正决定书之日起 30 日内完成整改工作,并向我局提交整改报告和责任人书面检查。我局将跟踪检查你司的整改情况,并视情况采取进一步的监管措施。如果对本监督管理措施不服,可以在收到本决定书之日起 60 日内向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提出行政复议申请,也可以在收到本决定书之日起 6 个月内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出诉讼。复议与诉讼期间,上述监督管理措施不停止执行。”

点评:自爆家丑,互相开炮

内忧未止,外患已来

2019年1月28日周口市城投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周口城投)通过二级市场集中竞价的方式,在2019年1月7日至1月25日期间,增持了三维丝1927.45万股,买入均价5.39元/股,约占三维丝总股本的5%,构成举牌。甚至周口城投还宣布,计划在未来12个月内增加在三维丝中拥有权益的股份不少于总股数的5%。

戏剧性的是,1月25日在周口城投完成对公司第一次举牌后披露的简式权益变动书中,最开始写到的是,“周口城投未来12个月会继续增持不少于公司5%的总股本,但是没有获得三维丝控制权的目的”。而到了1月28日,周口城投就向公司发布了更正后的《简式权益变动书》,“未来12个月会继续增持三维丝股份不低于5%,不排除成为三维丝第一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的可能性”。

周口城投这一变化,其实有着本质上的区别,先是表示不追求控制权,意味着只是单一的财务投资。而后要追求控制权,意味着三维丝新一轮控制权之争只是刚刚打响发令枪。

内忧外患的三维丝咋就那么不让投资者省心!!!

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地址: http://www.juhuixingcn.com/hjwh/305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