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 理财知识 >

未决赔款打开天眼看文章:解析未决赔款准备金黑箱第二季

先说结论:

打开天眼看文章:解析未决赔款准备金黑箱第二季

打开天眼看文章:解析未决赔款准备金黑箱第二季

1、“13精”数据库收集和整理了2010年~2019年过去10年的财险公司未决赔款准备金。

打开天眼看文章:解析未决赔款准备金黑箱第二季

打开天眼看文章:解析未决赔款准备金黑箱第二季

观察这些数据,我们分别总结了未决提转差与未决时点值占已赚保费(本文所指的已赚保费均为再保前,下同)的比例走势。

打开天眼看文章:解析未决赔款准备金黑箱第二季

打开天眼看文章:解析未决赔款准备金黑箱第二季

我们发现已决赔款与已赚保费的比值已由2010年的44.3%逐步提高到2019年的59.7%,上升了约15个百分点;

打开天眼看文章:解析未决赔款准备金黑箱第二季

打开天眼看文章:解析未决赔款准备金黑箱第二季

未决赔款准备金提转差与已赚保费的比值已由2010年的9.8%逐渐下降到2019年的1.9%,下降了约8个百分点。

从趋势来看,未决赔款准备金时点值与当年已赚保费的比值,2010年到2017年期间相对比较平稳,始终处于36%~38%之间。

从2018年度开始,该比值突然下台阶,同比下降了近3个百分点,2019年则又回升1.3个百分点,回到36%~38%的正常区间。

联想到2018年投资市场不太好,2019年行业投资收益比较好,你们会想到什么?

2、“13精”从年度信息披露报告的报表附注中收集了68家财险公司未决赔款准备金的构成明细,即已发生已报案、IBNR和理赔费用准备金。

从财险行业未决赔款准备金的内部结构来看,已报案未决赔款准备金的比重已由2010年的80%逐渐下降到2019年的59%,而IBNR占未决赔款准备金的比重由2010年的17%逐步提升到2019年的37%。

为什么会发生这一变化?一般性共识,已发生已报案更多是业务人员估计的,是有案子基础的;而IBNR则是由精算人员估计的,为什么这么多年以来,INBR占比逐年提升了呢?行业肯定是加强了及时立案率和估损变差率的管理,就算没有变好,至少也不应该变坏,那么可能的解释似乎只有两个:

一是业务结构发生了深刻的变化,长尾业务占比提升,责任险、意外险、健康险和保证险等新四朵金花的兴起可能是背后的原因;

二是准备金的充足性也可能进一步增强了。

3、“13精”给出了近五年财险公司未决赔款准备金内部结构大排行。从老三家来看,2019年平安产险为47%高于行业平均值(37.1%);人保财险为38%略高于,基于与行业持平;太保财险为14%,低于财险行业近23个百分点。

从各家公司横向比较来看,未决赔款准备金结构存在着较大差异。

可能的解释有两个,一是业务结构独自属性决定的;二是的确有些公司IBNR是比较充足的。

当然,可能有些公司的IBNR似乎就不够谨慎了。IBNR占比从高到低,看官可以自己体会了!

4、“13精”给出了近十年财险公司累计赔付率估计大排行。从“老三家”的经营状况来看,人保财险赔付率为63%,是三家中最高的;其次是太保财险为60%,平安财险仅为56%,是三家中最低的。

所以平安的风险筛选能力真不是盖的,而且我们隐隐感觉其准备金的充足性应该也是三家中最强的。

我们也应该注意到现代财产、乐爱金等公司的赔付率均已超过100%,这似乎表明,即使在不考虑销售费用和固定成本的情况下,这家公司的累计赔付责任就已经超过保费了。

正文:

保险公司是以经营风险为主要对象,由于经营对象的特殊性使得保险公司的利润确认不同于一般企业。

其中,未到期准备金、未决赔款准备金等各种准备金科目构成了保险公司的主要负债,这也是保险公司与其他企业的主要区别特征。

尤其是未决赔款准备金,由于需要各种估算技术而略显复杂,同时该项准备金又是影响公司利润的重要因素,无论是监管部门或是公司股东、外部审计机构、投资者分析师、专家学者们均对该科目高度关注。

未决赔款准备金是指保险人为保险事故已发生尚未结案的赔案提取的准备金,包括已发生已报案未决赔款准备金、已发生未报案未决赔款准备金及理赔费用准备金。

去年9月份,“13精”首次打开了未决赔款准备金黑箱,对未决赔款准备金的结构做了详细介绍,不再赘述。可见打开未决赔款准备金黑箱(9月第4周总第41次,“13精”数据库上新公告)。

然而,在保险公司资产负债表中,我们并不能找到详细的未决赔款准备金明细,里面只是披露了未决赔款准备金的一个总数。

但我们可以从大多数保险公司年度财务报表附注中,找到有关未决赔款准备金的明细项。

在已披露2019年年度信息报告的公司中,有68家公司披露了未决赔款准备金明细。那些没有披露未决赔款准备明细的保险公司,需要注意啦!这可能与《保险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要求不符。

即使披露明细的各家公司,披露标准也各不相同。

譬如,大部分公司披露的是原保险合同的未决赔款准备金明细,不包括再保险合同,但是在资产负债表中却是考虑再保险合同后的结果;

再比如,有些公司披露的未决赔款准备金明细是当期提取值,不是时点累积值,对此我们做了相应调整。

在此,“13精”依然呼吁,保险公司信息披露还有待进一步提高规范性和标准化。

一、未决赔款准备金提转差对年度综合赔款的影响趋势

保险公司年度综合赔款包括赔付支出(已决赔款)和提取未决赔款准备金两项之和。其中,提取未决赔款准备金即为本期末未决赔款准备金与上期末之差。

图1.1给出了2010-2019年财险行业年度已决赔款和未决赔款准备金提转差占已赚保费(本文所指的已赚保费均为再保前,下同)的比重。

已决赔款与已赚保费的比值已由2010年的44.3%逐步提高到2019年的59.7%,上升了约15百分点;未决赔款准备金提转差与已赚保费的比值已由2010年的9.8%逐渐下降到2019年的1.9%,下降了约8个百分点。

从时间趋势中不难发现,未决赔款准备金提转差对年度综合赔款的影响在逐渐下降。

上述指标的变化可以部分解释为保险公司案件处理效率有所提升。同时,我们也能直观的看到这两个指标的负相关关系,即精算理论上的“赔付率锚定”理论。

精算师在提取准备金的时候会参考历史以往的赔付率,在没有特别事件冲击的情况下,往往不会特别偏离历史赔付率。

从图1.2中的年度综合赔款与已赚保费的比值变化趋势看,自2016年以来,相邻两个年度该比值的偏差不超过2个百分点。

我们隐约感觉到,2018年和2019年两年未决赔款准备金的变化似乎也与投资收益的变化有关。

2018年投资市场不太好,准备金可能就释放一点,2019年投资市场比较好,准备金就又多储存一些。

关于准备提取的谨慎程度和投资收益率是否具有稳定的长期的负相关关系,13精将择期专门撰文分析。

图1.3给出了2010-2019年财险行业未决提转差与综合赔款的比值。从时间趋势看,该比值已由2010年的18.1%逐步下降到2019年的3.2%;尤其是2012年和2018年,该比值出现两次较大幅度的下降。

从宏观层面上,我们可以把这种趋势性下降主要理解为财险业务结构、理赔模式的深刻变化。

尤其是后者,这也从另外一个视角印证了行业的赔款速度确实在提高,服务在变好,老百姓的满意度和获得感也在提高。

二、未决赔款准备金的内部结构

本部分,我们将视角从未决提转差转移到未决赔款准备金的内部结构上。

根据财险公司短期性的业务特点,未决赔款准备金的绝大部分应该与近两年的保险业务有关。

图2.1给出了2010-2019年度财险行业未决准备金与当年已赚保费的比值。

从趋势来看,未决赔款准备金与当年已赚保费的比值,从2010年到2017年相对比较平稳,始终处于36%~38%之间。

从2018年度开始,该比值突然下台阶,同比下降了3个百分点,2019年则又回升1.3个百分点,回到36%~38%的正常区间。

图2.2给出了2010-2018年财险行业未决赔款准备金的内部结构,分别是已报案未决赔款准备金占比和IBNR占比。

从时间趋势来看,已报案未决赔款准备金的比重已由2010年的80%逐渐下降到2019年的59%,而IBNR占未决赔款准备金的比重由2010年的17%逐步提升到2019年的37%。

上述趋势的变化,其背后蕴含着丰富的解释。

为什么会发生这一变化?一般性共识,已发生已报案更多是业务人员估计的,是有案子基础的;而IBNR则是由精算人员估计的,为什么这么多年以来,INBR占比逐年提升了呢?行业肯定是加强了及时立案率和估损变差率的管理,就算没有变好,至少也不应该变坏,那么可能的解释似乎只有两个:一是业务结构发生了深刻的变化,长尾业务占比提升,责任险、意外险、健康险和保证险等新四朵金花的兴起可能是背后的原因;

二是准备金的充足性也可能进一步增强了。

三、未决赔款准备金内部结构大排行

表1给出了近五年各家财险公司IBNR占未决赔款准备金比重的排行状况(以2019年的比重值,由大到小排序)。

从老三家来看,2019年平安产险为47%高于行业平均值(37.1%);人保财险为38%略高于,基于与行业持平;太保财险为14%,低于财险行业近23个百分点。从五年的时间趋势来看,这一比值基本平稳,变化并不大。当然,您可能会奇怪为啥太保财险各年度总是14%,由于太保财险给的是提取值,我们采用了10年期逐年累加确定未决赔款准备金明细值,这样2010年初始值设定的主观性对于最终结果理应影响不大。或者,我们计算了一下近10年期太保财险IBNR提转差占未决赔款准备金提转差的比值,也基本稳定在14%左右。

从各家公司横向比较来看,未决赔款准备金结构存在着较大差异。可能的解释有两个,一是业务结构独自属性决定的;二是的确有些公司IBNR是比较充足的,当然,可能有些公司的IBNR似乎就不够谨慎了。IBNR占比从高到低,看官可以自己体会了!

四、近10年财险公司业务经营状况大排行

表2给出了近10年财险公司业务经营状况。10年累积赔付率使用的是过去10年期间累积赔款与2019年末未决赔款准备金之和除以再保前已赚保费累积值的比值计算而得。

由于大量历史业务风险基本完全释放,历史业务的高权重占比,使得该比值与公司的终极赔付率比较接近。

我们还是首先关注“老三家”的经营状况,人保财险的10年累积赔付率为63%,是三家中最高的;其次是太保财险为60%,平安财险仅为56%,是三家中最低的。

所以平安的风险筛选能力真不是盖的,而且我们隐隐感觉其准备金的充足性应该也是三家中最强的。

同时,我们也应该注意到现代财产、乐爱金等公司的10年累积赔付率已超过100%,这似乎表明,即使在不考虑销售费用和固定成本的情况下,这些公司的累计赔付责任就已经超过保费了。

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地址: http://www.juhuixingcn.com/lczs/22323.html